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铁路关联公司镜像

发布时间:2021-01-07 22:07:24 阅读: 来源: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尤其是世纪瑞尔,由于包括温福客运专线、甬台温客运专线在内的400多个铁路行车安全监控系统项目,均由其实施,顿时惹人瞩目。

麻烦或许不仅如此。本报记者调查获悉,世纪瑞尔目前正卷入一场“纠纷”之中。中国电气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公司”)前任董事长裴志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世纪瑞尔在早期发展过程中,存在涉嫌洗钱的行为。

世纪瑞尔卷入中电旧账

当世纪瑞尔来要求分享项目利润时,中电公司前董事长才知道公司与世纪瑞尔有协议

世纪瑞尔成立于1999年5月3日,当初只是两位创始股东掏了300万元注册了该公司。后几经增资扩股,目前注册资本一亿元,于2006年1月在深圳证劵交易所三板市场挂牌交易。后又于2010年12月从三板转到创业板。

世纪瑞尔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该公司长期专注于铁路行车安全监控系统软件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是我国铁路行车安全监控行业的领先者。2000年来,全国新建、改建主要干线有80%以上安装有该公司的行车安全监控系统软件产品。

按照该公司的介绍,其主要产品包括铁路综合视频监控系统、铁路防灾安全监控系统、铁路综合监控系统平台、铁路通信监控系统等,以及相关系统集成、技术培训、技术咨询、技术支持服务。主要营收来自铁路行车安全监控系统软件产品及相关服务。

这样一家公司原本与中电公司扯不上关系,但却出现在中电公司前董事长裴志鹏的举报材料中。

据裴志鹏介绍,中电公司早期是机械部下属的联营企业,1981年12月31日至2004年9月,企业性质为国有企业,2004年9月改制为股份制企业。

2005年,裴志鹏卸任中电公司董事长,随后开始了长达数年的举报。据裴志鹏称,中电公司现任董事长王劲松、副总经理黄静两人,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在铁道部贵娄西段自闭系统和秦沈铁路建设项目“无线集群通讯设备采购项目”中,将高达1590万的公司利润非法转移并贪污、侵吞。其中被转给世纪瑞尔公司的利润达649万元。

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2002年,秦沈铁路建设项目中的“无线集群通讯设备原采购项目”由铁道部通过招标公司招标采购,招标方为铁道部和招标公司,投标方为新讯(香港)有限公司。新讯(香港)有限公司是原中电公司在香港投资设立的公司,中标了秦沈铁路建设项目“无线集群通讯设备采原购项目”。该项目合同总价为371.6万欧元。

中标后,新讯(香港)有限公司与供货方意大利马克尼公司签订供货合同,新讯(香港)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的代表孙静作为这个招标项目的执行人在合同上签了字。

在裴志鹏看来,这本是一单非常正常的“生意”,项目的应得利润归中电公司及新讯(香港)有限公司所有,但半路却杀出了个“第三者”世纪瑞尔。

孙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当世纪瑞尔来要求分享这个项目的利润时,她才知道中电公司副总经理黄静早就与世纪瑞尔有过合作协议。

在记者看到的协议复印件上,2002年6月6日,黄静代表中电公司,世纪瑞尔副董事长王铁则代表世纪瑞尔,双方约定,合同采购总额为371.6万欧元,其中给外资供货商马可尼的货款285.4万欧元,甲方(中电)代理费3.7万欧元,新讯(香港)有限公司的商务费用14.8万欧元,世纪瑞尔销售费用67.6万欧元。

裴志鹏解释道,当初因为裴志鹏与王劲松均未授权给黄静签订这份《协议书》,是黄静私下加盖公章签订协议,其后又没有将协议交给公司。而是在该协议签订一年半后的2004年初,黄静要求付款给北京世纪瑞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包括裴志鹏在内的中电公司领导才知道还有这么一份将公司应得利益转移的协议。

据裴志鹏称,他得知此事后,否定了上述协议并拒绝支付世纪瑞尔上述款项,但在其卸任中电公司董事长之职后,这笔高达600多万的钱依然被黄静等人运作到了世纪瑞尔的账上。

款项支付争议

世纪瑞尔董秘朱江滨称,“早期我们没有外贸进出口权,所以通过中电投标。”

“世纪瑞尔提供的内容只是与马可尼公司各项技术条款的确认,居然就拿走了总利润70万欧元中的67万欧元,相当于649万元人民币,中电做了大量投标、执行的工作,才得到3万欧元,显然有悖常理。”裴志鹏认为,这等于中电公司在帮别人洗钱。

据裴志鹏介绍,在过去5年时间,其反复向各级人大、国资委、检察院进行举报。裴志鹏提供的书面材料称,检察机关前去调查,中电有关人员当时向检察机关解释,其中40万欧元通过香港新讯打到国外账户,另外27万欧元在国内兑换人民币支付。

中电现任纪委书记蒋茁伟则称,检察机关的调查结果是,这是一份公对公的合同,钱也到了世纪瑞尔的账户。世纪瑞尔董事会秘书朱江滨也向记者表示,该笔款项有合同依据。

当事人黄静则向记者出具另一个秘密协议,协议是世纪瑞尔法人牛俊杰与王劲松早在招标前于2001年4月20日签署的一份销售马可尼数字集群设备的有关协议。

协议中表示,世纪瑞尔为马可尼公司数字集群设备在秦沈集群项目上的具体工作组织者,全权负责马可尼公司数字集群设备在秦沈集群项目上的推广和销售等具体工作;负责商定马可尼公司数字集群设备在秦沈集群项目的系统技术、设备合同、工程质量等,并负责该项目的有关技术服务及售后服务工作。而中电公司则是负责投标等工作。

“实际上,这个项目是世纪瑞尔的,只不过他们当时没有外贸资质,才交给我们做投标。”黄静解释道,由于秦沈铁路这一招标项目用的是亚行资金,因此,当时没有外贸资格的国内企业需要寻觅代理才能获取铁路招标项目。“世纪瑞尔给我们的是5%代理费,比起外贸企业常规的2%或3%的代理费,已经算是很高了。”

世纪瑞尔是否只是做一下技术确认就把大部分利润转移走?朱江滨对此矢口否认。“我们提供服务他们才提供款项。我们在这个项目里提供了很多服务,比如软件相关的技术支持。”朱解释道:“早期我们没有外贸进出口权,所以通过中电投标。”

至于为什么能拿走这一项目67万欧元的利润。朱江滨认为中电没有产品、技术、服务,就是承包了整个工程,这个利润他自己也挣不到,因为中电提供不了这个服务,“所以这根本不是利润转移。”朱江滨表示,世纪瑞尔一般不生产硬件,都是外部采购,但软件都是自己研发的,该公司的利润来源主要是自己的服务和核心的控制软件。

祸起中电内斗

“返聘原铁道部外资技术引进办处长丁金坤,目的是要利用丁在铁路系统的影响力和能力,为中电公司获取铁路项目。”

世纪瑞尔被扯进检举材料,源自中电公司几位高管之间多年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裴志鹏从2006年起,持续五年实名举报中电公司现任高管王劲松和黄静两人,指出中电公司一度在京九线、青藏线等多个铁路项目中中标,至2005年累计获得了超过20亿元的铁路订单。但每年打至账面上却总不见多少利润。

如另一单裴志鹏认为存疑的招标项目,2000年8月,中电全资子公司“上海电气进出口公司”中标了贵阳—娄底西线的自动闭塞系统。

裴志鹏称:“这是典型围标,参加投标的只有中电和其全资子公司上海电气进出口公司(下称上海中电),结果后者中标,但执行仍是中电。”

对此,黄静表示当时还有另外一家意大利公司,并不是围标。裴又指出,其中外贸合同让中电六部的唐陆先印制了假名片,冒充上海中电签字。

对于这点,黄静表示很正常,该公司经常会有这种状况,具体操办的业务员如没空,可由同事帮忙代签。

2000年12月,合同开始执行后,上海中电与北京全路通通讯信号研究设计院(简称“通号院”)签订协议,将该项目产生的977万元利润中的921万元,以咨询投标文件编制费、外贸合同及内贸合同技术条款编制及审定费、技术转让费等名义转至通号院,中电仅获利56万元。

黄静解释称转出的这笔费用是支付货款,因为通号院掌握技术并委托两家工厂生产。但裴并不认可,指出转账过程漏洞重重,其中200万款项还曾被财务人员查证并未进入通号设计院的账下。因此,裴怀疑黄静拿走的大笔款项都是被转移私吞了。

裴志鹏还指出,在这过程中,有一个关键人物是原铁道部外资技术引进办处长丁金坤,为促成此事曾索要报酬。后改为2002年退休后被中电公司返聘,以工资方式支付30万。丁金坤为中电返聘之事被蒋茁伟承认,但指出丁被返聘是出于利用丁在铁路系统的影响力和能力,为中电公司获取铁路项目的考虑,并非裴所称的报酬金。

中电公司董事长王劲松认为,裴志鹏只是出于私心,希望搞垮中电。

王劲松表示,裴志鹏在中电公司担任主要领导二十年,举债无数,却一直以为是公司的“太上皇”,公司多名高管与之管理理念相冲,不同意其早年多起失败的海外投资冲动,因此于2005年董事会上罢免了裴。此事让裴心中愤恨,遂举报打击报复。

“以举报相要胁,索要无理待遇。”王劲松指出裴举报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要更多的钱,声称公司在裴卸任后曾一次性发给裴100万退休补偿金,另外给了一部价值80万的沃尔沃轿车,另外每年支付5万生活补助费,但裴并不满足,要求公司一次性给300万元,并要5万美金的分红。

“我已经80岁了,要那么多钱做什么?”裴志鹏说,中电公司过去这些年做的铁路营生交易过程问题重重。

裴志鹏称,中电公司在改制过程中存在国有资产流失,因此早在自己在任时已提出全面审计,希望将改制、不明账户这些问题予以彻查。

温州哪个医院治疗早泄

上海妇科医院_怎么预防子宫肌瘤的发生呢

盆腔炎主要会出现什么症状呢

上海明珠医院医师介绍:预防尿毒症的方法有哪些

南京皮肤科医院排名表:潍坊看牛皮癣的医院的费用是多少

哪些原因会造成宫颈糜烂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