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唐袜业危机下那些积极反应的物种-【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4:59:53 阅读: 来源: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金融危机下,老外还穿不穿袜子?

对于诸暨来说,这不是一个笑话,而是一个严肃的经济命题。作为全球最大的袜业生产基地,世界经济的冷暖将沿着一条全球供应链迅速传导到当地的多个镇级经济体。

在106万人口的诸暨,作为一个民生产业,以袜子为载体的纺织业,是就业人口最多的领域。一个大唐袜业区,以大唐镇为中心,分布于当地的12个乡镇,有近20万从业人员(不包括外来人口)。

大量削减开支的老外,还需要这些产自中国小镇上的袜子吗?观察2009年春天的大唐袜业,这一诸暨人安身立命的产业集群,正走到一个新的拐点上。

创新全球供应链

15年前,杨斯萍在乡间看到拿着袜子订单来大唐的日本人时,还是一个小女孩。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家乡会在10多年后变成一个欣欣向荣的制造业中心。来自海外的订单改变了这一切。

多年以后,操着流利英语的杨斯萍回到自己的家乡。海外留学的经历,敏锐的商业头脑,让她成为浙江袜业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自2001年以后,大量的海外订单,使得这个小镇急需各种熟悉国际贸易规则的人才。浙江袜业,是当地的袜业龙头企业和出口大户。

得益于对成本的有效控制,类似浙江袜业这样的企业,让大唐等乡镇成为全球供应链上的产品输出端。但现在,几乎所有产品的全球需求都在萎缩。这是自1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中国面临的最为严峻的考验。

但大唐镇党委书记袁志刚出示的数据表明,大唐袜子并无库存之虞。今年1至2月,该镇袜子产量达10.42亿双,产值40亿元,同比分别增14.3%和12.7%;自营出口为4037万美元,同比增长10.1%。

杨斯萍表示,除常年订单外,不少海外订单甚至出现了大幅增长。今年1月,浙江袜业出口同比增幅达220%,2月增98%。

杨斯萍将出口实绩增长的原因归结为良好的客户关系。2008年,杨斯萍赴美国,时值金融危机爆发。在签证时,美国领事馆官员看到她手里握着的商务邀请函说:“我穿了10多年的gold toe的袜子。”作为这一美国知名品牌袜子的供应商,杨倍感自豪。

杨斯萍认为,经济萧条让全球协同效应更为明显地体现出来。浙江袜业的客户如GOLD TOE & MORETZ等具有100多年历史的美国企业,下单量均有所增长。多年的国际贸易,让浙江袜业直接与海外的高级采购商进行交易,而不需借助于层层中间商。

渠道为王。这一商业法则在全球经济下滑的当口愈发明显。对于袜子而言,不存在需求的情况显然不可能,如何让大唐袜子更好地进入海外市场,是现在商业竞争力的源头。

浙江赛乐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徐菊飞表示,10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让大唐袜业转战欧美,改变了单一出口东南亚的局面,此次危机也带来了提升大唐袜业在全球供应链上地位的好机遇。

赛乐袜业现在29个国家开设袜子直销店。进入海外的分销渠道,是让大量中国出口产品的企业日思夜想的事。早已具备加工实力的赛乐袜业,在前几年聘请了国外设计师,一举改变了下单看样的被动格局。在海外市场的拓展上,赛乐袜业更多采取的是与当地商人合资、合作的形式。如在匈牙利,它与一家由温州华侨设立的公司合作, 使主推的裤袜产品遍布匈牙利,被当地人称为“裤大王”。

站到新财富的入口处

作为全球最大的袜业生产基地,在一定程度上,大唐袜业的名声停留于业界,而非广大消费者。在中国的零售市场上,义乌的“浪莎”、“梦娜”更广为人知。

10多年前,从卖方市场起家的大唐袜业因受困于国内三角债、商业秩序混乱等,走上外贸之路。曾一度摆满商场、超市柜台的大唐袜子,随后在中国市场几乎销声匿迹。而一些大唐的出口大户则在荷兰等国家收获了“袜子大王”的名声,可谓墙内开花墙外香。

而随着内需市场的启动,在一系列国家政策的刺激下,众多大唐袜企正在重回国内市场。10多年后,中国人的消费实力已不可同日而语,而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在谋求更高利润的起点上,中国也为大唐袜业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想像空间。

在大唐袜业区里,当诸多制造业工厂走上外贸之路时,反其道而行的知名企业有二:步人袜业和开倜服饰。

步人袜业创始人周秀美多年前在大唐袜业城开了一家小超市,代理浪莎的袜子。红火的销售态势,让其领悟到了品牌的力量,并积累起自己的渠道。“替人养儿子不如自己生儿子”,上世纪90年代,周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如今,她已在国内开出数十家专卖店。

开倜服饰创始人周学文的创业经历与周秀美有相似之处。上个世纪90年代,周学文夫妇在大唐经营“小光烟酒行”。1998年,铺子转让,盘点货物为10多万元,但这家方圆一带小有名气的小铺子,结果卖了25万元。品牌意识由此在周学文心中扎根。

2002年,已在外贸订单中把工厂做大的开倜服饰选择了与“七匹狼”合作,开倜服饰成为“七匹狼”的针纺部总代理,并卖掉大量袜机,把精力集中于渠道环节。2006年,“开倜”创立自有品牌——赛柯赛斯。一个20亩地的企业,光去年销售做了3亿元,堪称纺织业的一大奇迹。

开倜服饰负责人表示,企业最优质的资产当属渠道。如今,赛柯赛斯袜子已进入沃尔玛、家乐福等大型超市,而其200多家经销商占领着1600多家中型超市,即使是中国中西部一个偏远的小县城,也有其代理商。

在一个产业集群里,生意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步人”和“开倜”的成功,无疑会启发外贸工厂的新思维。2007年,当属大唐袜业区整体发力内贸的转型之年,当时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浙江袜业进口200多台高档袜机,大举进入国内市场。锦裕袜业等外贸企业也纷纷着手组建自己的销售队伍。

目前,品牌的力量已在大唐袜业区抬头。2007年,“大唐袜业”成为省级区域名牌,目前大唐已有3只中国名牌和11只中国驰名商标。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大唐袜业收获的名声,更多依赖的路径是制而优则名。

站在国内市场这个巨大的财富入口处,大唐袜业的优势一览无遗。当地多如牛毛的工厂使成本得以降到最低,一双全新花形款式的袜子,不出几分钟,就能在这个“没有围墙的工厂区”里通过流水线变成成批的袜子集装箱。

但同样,制造优势不能替代渠道经验和品牌优势。调研大唐袜业企业,不难发现,一个有300多名职员的企业,除极为精简的管理层外,其余几乎都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很多企业几乎没有销售员,充其量仅为加工车间,而非一个完整的企业。

的确,大唐袜业正处在一个内外贸的转换期上。对全球供应链的深耕,让其消化了金融危机带来的部分影响,而一批公司化运作、具备现金流的袜企正在开拓的国内市场,则昭示出大唐袜业向着价值链方向提升的努力。

这无疑是一个好的开端。纺织业,作为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过去30年里,在大唐等小镇得以崛起,是因为乡土中国大量不得意的农民率先开始了创业,并把潮水般的外省青年男女集中到了生产流水线上。这样的镀金年代一去不复返。把大量聪明的脑袋集结到一双袜子上,通过向世人讲述精彩的故事从而传播自己的品牌文化,这或许将是大唐袜业下一个30年的主线。这个过程也是大唐从产业链向价值链提升的必经之路。

在诸暨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定位中,大唐袜业区不仅是全球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最繁荣的袜业城,还将是一个袜子品牌的集聚地。这样的未来值得想象,品牌这条通道是大唐袜业的一次新征程,就像他们用过去30年时间在本来一无所有的基础上建立起一个袜业基地一样。

物种进化

贸易环节发生的变化并不能概括大唐袜业的全部,事实上,深层次的变革正在进一步酝酿。

在安华镇的嵊峰针织有限公司的展览馆里,你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在一个袜子的海洋里,有一台古老的手摇袜机。

这个场景可以概括其创始人宣汉光的生意,他从最原始的小作坊起家,然后用各种各样的袜子编织出了自己的商业梦想。在一双小小的袜子身上,嵊峰袜业已经获得了160多项国家专利,而每一项专利就意味着一片新市场的开拓。

在大唐袜业区,不乏宣汉光这样的人。当地一个叫顾伯生的人堪称大唐的爱迪生,他发明了一块袜机上的芯片,当地的织袜户只要花一点钱,就能让袜机的效率成倍增加。而从原始的尼龙袜起家的大唐袜业,其原料工业现在已向竹纤维、大豆蛋白纤维等生物科技方向拓展。

在商业领域,每一点进步都意味着创新的可能。在大唐袜业区里,很多人对袜子这门生意琢磨了30多年,在保生存、求拓展的欲望驱使下,滋生出大量的乡间实验室,有的则通过与高校合作,从而尝试着在各个方向上的突破可能。

今年1月,嵊峰针织的80双“太空袜”被送往北京,这些新型的小袜子,将有望随“神八”飞船飞到太空。宣汉光表示,这些“太空袜”是他对诸暨当地两大产业集群联姻的尝试。“太空袜”的原料是珍珠,而诸暨是全球最大的淡水珍珠基地。经过研发,嵊峰针织已解决了将珍珠保健功能运用于袜子的技术问题,这也将为诸暨遍地的低档珍珠解决了出路。研发成功的“太空袜”,价格被卖到了每双60元。宣汉光说,他将把公司销售从去年的3亿元做到今年的5亿元。

“船小好调头”,很多年前,就有人通俗地形容中国东南沿海类似大唐袜业的这些中小企业。的确,绍兴民营经济的灵活性,早就证明了它是中国市场经济中一支最活跃、最能适应商业周期调节的力量。

敏锐的市场嗅觉,迅捷的商业决策,充分实现资源配置的效率,让企业保持了足够的竞争力。维护体制、机制优势,从更宏观的层面解决资源配置问题,诸暨市委、市政府也正在重新审视保持区域经济活力的政策体系。

针对袜子产业分布于各乡镇的现状,诸暨正在酝酿如何打破行政界限,以实现产业进一步集聚的措施,而在大唐镇这一中心,包括企业总部建设、打造新一代袜业城等一大批工程正在启动。袁志刚说,没有夕阳的产业,只有夕阳的企业,把纺织业定位为民生产业,对一双小袜子连接千家万户的大唐来说,在当前形势下特别重要,而大唐袜业的转型也显然有着光明的未来。

“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那些最强壮的种群,也不是那些智力最高的种群,而是那些对变化做出最积极反应的物种。”达尔文在他的《物种起源》中写道。

无论是内外贸之间的不断调适,还是原料工业的创新,无论是企业个体,还是政府组织,根据市场需求作出不断的变化,正是大唐袜业区正在发生的故事。

游戏加速

游戏加速

轻蜂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