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县这群特殊的白衣天使开县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6:12:06 阅读: 来源: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开县:这群“特殊”的白衣天使 - 开县新闻 - 资讯生活

一提“精神病”三个字,很多人脑海里立马涌现出一个“疯癫”场景,久而久之,精神康复医院也成为了医疗系统的神秘地带。早就听说精神病医院的护士受委屈最多,因为她们面对的病人太特殊了:疯癫的、狂躁的、闷不做声的……没有道理可讲,被病人辱骂、殴打,她们也只有默默忍受,然后接着走进下一个病房。作为医护人员,她们更像幼儿园里的老师,哄着一群不懂事的大孩子,细心地照料他们、陪伴他们,康复的过程就像成长的过程。

近日,记者来到开县精神卫生保健院,体验白衣天使们的日常工作。

进病房要过两道铁门

开县精神卫生保健院现有220多位精神病患者,一共有三层楼住着病人,其中女病人一层、男病人两层。由于患者是特殊人群,为防止逃跑,医院一般都看守严格,进入病房需要经过至少两道严实的大铁门,一道在楼梯口、一道在病房内。护士开门时都极为迅速,将大铁门开一道只容得下一人通行的小口后,又赶紧关上了。

在医院工作20多年的护士长王妍妮告诉记者,因为病人的特殊性,经常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无意识地做出一些伤人的举动,如果患者病情没有控制,逃跑出去后后果不堪设想,要么是别人伤到他,要么是患者攻击别人,所以防止病人逃跑是护理工作中重要的措施之一,因此住院部的大门都用铁锁锁住。

“不像其他综合医院的病人自己愿意去住院,我们医院大部分患者都是强制住院的,出于这种情况我们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有一把通开锁,一把钥匙,进出必须锁,这是我们护理工作中最重要的一个步骤。”王妍妮说。

喂药吃饭像哄小孩一样

上午11点,吃药时间到了。护士提着划有小格的篮子走了过来,小格里装着患者的药品,护士喊姓名,病人一个个到跟前服药。王妍妮说,每天患者吃药和吃饭的时间,是最为忙碌的时候。“他们还不如孩子听话。”她脸上是母亲般的神情,“这些病人虽然患有精神病,但智商一点也不低,之所以要检查嘴巴,是因为有些病人会把药压在舌下,或者塞在牙缝里,甚至还有藏在喉咙里的,然后到卫生间吐掉。”

一名老年患者不愿意吃药,护士朱兴旺走过去安抚了好一阵,像哄小孩子一样,病人终于同意吃药了。“啊——,张开嘴巴。”朱兴旺把药放入病人嘴巴,病人含了口开水咽下去之后,还要求把嘴巴张开检查。“大部分病人还是配合,也有个别不配合的,比如他觉得药物达不到剂量,就抢人家的吃,有些觉得自己没病,把药藏起来或者丢掉。”朱兴旺说,对于这种病人就得像哄小孩子一样,确实不配合的就把药物研成粉末,兑水或者是加在午饭里来喂他。

吃完药休息片刻就要开饭了,有的患者开始闹腾了,有的患者幻想护士会毒害他们拒绝吃饭,但大部分病人都能够听护士和护工的话,乖乖地排队打饭、吃饭。“我不吃饭,我家里杀了猪,我要回去自己煮饭吃。”一个前一天刚入院的女患者不肯吃饭,拉着记者的手一直唠叨着求记者放她回家。“不吃饭哪里有力气回家,来,我们吃饭吧,把嘴巴张开,啊——”护士盛了一勺米饭,像哄孩子一样哄她吃饭。期间,另一个患者突然把碗摔在地上,面无表情地生闷气,护工跟她说话也不理睬。“也有时候正喂患者饭时,患者就吐我们一脸。”护工无奈地说着,立即清扫了地上的饭菜。

李玲莉也是一位在医院工作多年的护士,她告诉记者,精神病医院护士的工作,几乎涵盖了患者的全部生活:“对于比较清醒的患者,我们做的基础护理还算比较轻松,而有些病人刚入院病情没有得到控制,自理能力不行,大小便拉到裤子里,我们就要协助他去清洗,还要换衣服、铺床、洗澡,有时候患者撒尿到床上,一天要换几次;有病人情绪比较低落,不肯进食,我们就要去给他喂饭,不肯吃药的还要喂他吃药。”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我们大都挨过打。”王妍妮说,“一个50多岁的女子刚来的时候我给她发被子,结果她一脚把被子踢在地上,我弯身去捡被子,她就一脚踢在我的鼻尖上,当时眼泪直打转。”

“4月16号,一个护工喊新来的病人吃药,病人突然给他一拳打在脸上,又把他的脖子抓伤了,我们工作人员在这里受伤是家常便饭,只是分严重与否。”王妍妮说,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给病人洗澡,他们趁护士不注意一个巴掌就会拍过来,“防不胜防,而且很多人都是看上去跟你很亲热、很友好的时候,突然就动起武来。”

“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王妍妮说,在这里人人都受过委屈,不少护士都挨过病人的打,都被病人骂过。“我们理解这些病人,不照顾他要出事,照顾他自己有时候要受到伤害,所以我们工作人员去照顾的时候,就要几个一起护理这个病人。他的行为是不受本人控制的,只能尽心尽力地照顾,我们从医务人员的角度是不会计较的。”王妍妮说,既然穿上了这件白大褂,就得承受这一切,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

“虽然我们经常被患者打骂,干的活也有些脏累,但看到一个又一个患者带着微笑走出医院大门时,我们还是觉得很有成就感的。”王妍妮说,希望社会能够把关爱的目光更多地投向患有精神疾病的人。

无厘头对话蕴含的是耐心

“说起精神病医院,大家很容易想到疯人院。其实,精神病人分很多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他们需要社会的同情,需要我们用心去呵护、去治疗。”王妍妮说,在这里做护士更要有耐心。

记者刚进入病房,在大厅里绕圈的病人都朝这边看过来,让人心里一阵紧张,担心有病人会攻击自己。面对他们呆呆的表情,记者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打招呼以示友好。幸好有其他护士在场,记者才镇定了一些,安全感也增加了不少。

“你是哪里人?你叫什么名字啊?”一位病人凑上前笑着问记者,随后立马有四五位病人围了过来。

“你不要害怕,大家就是对陌生面孔好奇,喜欢打听你的各种事情,没有恶意。”见记者有些紧张,王妍妮安慰道。

“她脑子里有幻想症,整天说别人欠她好多钱,一直叫我帮她要回来。”王妍妮指着一位年轻女病人说,他们听到过很多这类无厘头的对话,护士常年面对这样的病人,需要的耐心和细心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精神病人除了需要护士的照顾外,更需要家人的关心。”王妍妮说,因为屡次发病,家人对患者常常会失去信心;同时个别病人即使康复了,也是有家回不了,因此希望大家共同营造一个温馨的环境,让精神病人能早日康复。

上海双灶

黑龙江紫外辐照计

成都蜗轮减速机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