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县退休老人写85万字小说圆红色革命梦开县新闻民众声音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40:37 阅读: 来源: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开县:退休老人写85万字小说圆“红色革命梦” 开县新闻 - 民众声音 - 资讯生活

他是一位74岁的退休老人,烈士后代,曾经当过工人、解放军、教师、企业干部。退休后,为了圆自己一个“红色革命梦”,他不畏艰辛走访多地,悉心收集素材,采访知情者,翻阅历史资料,历经13年功夫终于完成了他的第一部革命历史小说《山·月》。近日,笔者专程采访了这位老者——陈海星,请他谈谈创作过程中的苦与乐。

兴趣:从小对文学情有独钟

陈海星是开县临江镇太原村人,父亲陈仕俊是早期我党的地下工作者,后被评为烈士。

“小时候,我随奶奶带大,最喜欢听奶奶讲故事。”陈海星告诉笔者,奶奶读过多年私塾,很有文学修养,对中国的四大名着烂熟于心,不少精彩篇章都能背出来。

“受奶奶的影响,我从小对文学非常感兴趣。”陈海星说,奶奶讲的“岳母刺字”和不少抗日英雄的故事,给他印象最深。在陈海星六岁的时候,每逢放学回家,他总是把自己一天的见闻和趣事从头到尾讲给奶奶听,还习惯把自己听来的“龙门阵”稍稍加工改编,再讲给奶奶听……奶奶听后,总是表扬他,鼓励他,还奖赏他,称赞他有讲故事的天赋。

“奶奶曾对我说过一句话,成了我后来着书的力量源泉。”陈海星说。

原来,奶奶有一次听了陈海星改编的故事后,带着期待说:“海星啊,奶奶给你讲了这么多故事,但都是从书上看来的。你比奶奶强多了,能自己编出这么好的故事来,以后你长大了,也当一个写书的人吧!”

就是奶奶这句满怀期待的话,给了陈海星创作的力量。

艰辛:历经13年着成《山·月》

1995年,陈海星从攀枝花钢铁公司退休,闲暇时间多了起来。一次偶然机会,陈海星去奉节吐祥镇看望父亲身前的战友陈汉书,此人曾是川东游击队的政治部主任,陈海星小时候,还为他偷偷送过饭。从陈汉书那里,陈海星听到了很多关于游击队的故事。随后,陈海星瞻仰了中共川东游击纵队七南支队纪念碑,期间还探望和拜访了许多老游击队员以及这段历史的知情者,他们都饱含深情、滔滔不绝地向他讲述了七南支队英勇杀敌的故事。

“当时我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陈海星说,他深深感受到人民群众仍然需要革命精神的滋养和鼓舞,因此萌发了创作灵感,决定写一部反映川东人民与国民党反动派浴血奋战的文学作品。

说干就干,陈海星接下来立即开始收集写作素材,数次到七南支队几次着名战役的发生地点探访,寻求写作灵感。在云阳薸草、奉节安坪、湖北板桥等地,都洒下了他的汗水。为了走访知情人士,他翻山越岭,到处打听,有次翻过一座山终于找到知情人的住所时,却被告知知情人已过世了。

“既然决定要写一部书,就要写好,付出是必须的!”陈海星克服种种困难,奔波各地,收集各种党史资料,把全部精力都花费在着书上。

“最初都是手写稿。”陈海星养成了凌晨5点起床写稿的习惯,他说,这时候灵感最好,周围最清净,哪怕凛冽的冬天也如此。有时半夜想起几句话,他也会翻身起床,赶快记下来。

“手写稿改稿多了,到处都是修改的痕迹,到头来,自己也看不清哪是定稿,这是最恼火的事情。”在陈海星家里,这部书的草稿堆得有半人高。

后来在朋友的指点下,陈海星买来电脑写作,但他打不来字,只好用手写板。就这样长期面对电脑,陈海星的视力严重下降,如今看电视都模糊不清。

“那阵子,最多一天写过十多张,有时写不下去了,就继续翻阅资料。”陈海星说,写书那阵比起他上班还累得多。

“当时也有亲人和朋友很不理解我。”陈海星说,家人觉得他太辛苦没意思,朋友劝他不如好好安享晚年,弟弟让他去一家企业当行政主管,他都没听进去,一心坚持要把这部书写出来。

有心人,天不负!历经13年,陈海星终于完成了85万字的《山·月》,并获得了巴山夜雨原创文学作品出版基金资助,于2013年1月正式出版发行。

反响:“红色文学”催人奋进

陈海星的《山·月》出版后,反响很好,不少读者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文学爱好者谭永胜说:“拿到这本书后很有亲切感,因为讲的是我们开县的事,充满了地方特色,读了还想读。过去,我们根深蒂固的观念是‘穷人闹革命’,《山·月》改变了我这个观点,就是‘富人也要闹革命’。因为,他们有良知、有血性,在那个年代,不依靠革命,中国就没有出路。”

“《山·月》这本书我读起来很轻松,也很亲切。原因有四:一是乡土气息浓郁。作者大量使用了开县的土话,生动、形象、直白,家常味浓。故事发生的地名真实,如杨柳关、东岳庙、川祖庙、善字山、义和场、铁锁桥,读罢,如临其境。二是朴实的文字中蕴藏深意。譬如‘你们当官的,不摆架子就是好官’、‘努力向前跑,莫把家乡望’、‘下坡的跟斗恐怕你一下爬不起来,要滚到底哩!’这些话简洁朴素,意味深长。三是人物形象丰满鲜活。司仲、张敏惠、沈秋韵、谭天万、胡麻子、牛克前、章志、冯九,无论是革命者,还是叛徒,个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四是故事情节险象环生、扣人心弦。《山·月》不失为一本通俗文学与红色教育相结合的经典之作。”文学爱好者魏东说。

重庆市作协会员、《开县志》(2010版)主要撰稿人之一曾信祥对《山·月》的思想性、艺术性进行了评鉴。他说:“《山·月》的出版发行,具有宝贵的历史价值、重大的政治意义和重要的教育作用。它是对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最好教材;是川东地下党的一曲颂歌,是对川东地下党的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弘扬了革命的浩然正气,弘扬了主旋律,释放了正能量,进一步充实、完善了党史、革命史、地方志。”在谈到《山·月》的艺术性时,曾信祥说,《山·月》是开县籍作者写的第一部比较翔实反映川东地下革命斗争的杰作,是一本既有历史意义、又有现实意义的好书。

开县电力公司退休干部包廷正是陈海星的同学,他说:“作为同学和朋友,我在第一时间拜读了《山·月》,感受到这部作品的厚重,也掂量出作者为它付出的努力,我为之惊叹和佩服。作品以我们的家乡为背景,展现了川东游击纵队配合刘邓大军入川所进行的一段艰苦卓绝、鲜为人知的战斗历程,读来扣人心弦。”

颜淑荣是红岩烈士颜昌豪之女、开县水务局退休干部。同样是烈士后代,她对这本书评价很高,她说:“这部小说,故事梗概有依据,人物有原型,不是凭空杜撰虚构的,而是花大力气走访踏勘,收集资料,潜心研究,认真撰写而来的。该书填补了川东地下党的一段历史空白,把江青之流颠倒了的历史拨乱反正,意义重大。没有历史就没有未来,‘前人不讲谱,后人不识祖’,读《山·月》,温故而知新,真的是一部好书!”

“《山·月》是一部感人肺腑的好作品,是反映川东地下党斗争的一部力作,丰富和填补了党史的空白。司仲等革命先辈卓有成效地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在川东开辟第二战场扰乱敌人的大后方,支援人民解放军的正面战场’的指示,巧妙地运用‘拖住、拖垮、伺机一击’的战略战术,钳制了敌人,为大西南的解放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们用无畏、艰辛和热血谱写了一曲忠诚的赞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山·月》可以算是《红岩》的姊妹篇!”开县政协原副主席朱泽觥如是说。

《山·月》的出版,让陈海星倍感安慰。在谈到以后的打算时,陈海星说,他家三代都是军人,他将创作《三代军人》的系列文学作品,《山·月》算是第一部,第二部就写和共和国一起成长的“军人”,第三部写以他儿子这一代为代表的军人,借以弘扬红色文化,传承革命传统。

重庆订做购物袋

长沙防水按键

海南DG电动滚筒

福建点焊